标王 热搜: 佩妮  电话  三星  昂科威  节能  互联网  巨蟹座  青岛市  山东省  谢霆锋 
 
山东新闻 山东天气 山东体育 山东城市 山东旅游 济南新闻 青岛新闻 烟台新闻 新闻资讯 娱乐新闻 财经新闻 科技新闻 汽车新闻 动物世界 植物科普 每日百科 星座测试
育婴知识准备怀孕 怀孕期 分娩期 新生儿 婴儿期 幼儿期 学龄前 辅食添加 生活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刘忠林案被奸杀少女尸骨离奇消失 家属:真凶仍是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23  来源:齐鲁信息网  作者:齐鲁编辑  浏览次数:2192
核心提示:28年过去,郑殿臣依然清楚记得小妹尸体被发现时的情形,就在河道边儿的地里,先挖出的脚,脸朝下趴着。烂得只剩骨头,死得太惨了
28年过去,郑殿臣依然清楚记得小妹尸体被发现时的情形,“就在河道边儿的地里,先挖出的脚,脸朝下趴着。烂得只剩骨头,死得太惨了。”

4月21日,刘忠林带着无罪判决书返回老家东辽县会民村,特意去了趟郑家。多年来,郑家始终不认为刘忠林是凶手,郑殿臣觉得他“太老实,没那个心思”。

郑殿臣先是为刘忠林感到高兴,“平反了挺好,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与此同时,作为被害者二哥,郑殿臣更加迫切地希望能找到真凶。“我心里不是滋味,刘忠林的事儿解决了,那我们的事儿呢?究竟谁是凶手?得给一个说法。”

郑殿臣告诉澎湃新闻,郑殿荣下葬当年,有自称公安机关的人挖开郑殿荣的坟墓要求“二次验尸”,不让郑家人围观。2012年该案再审过程中,吉林省高院委托警方对郑殿荣的尸骨和头骨做DNA鉴定时,坟墓内郑殿荣的尸骨和衣物已消失不见。

东辽县公安局后来汇报称,经核实,警方并无二次尸检,当年提取的头骨和胎骨在案件诉讼完毕后保存十年,已被销毁。



1990年郑殿荣的遗体在老揣家地里被挖出,当年的现场如今野草覆盖。

郑殿荣失踪一年后,遗体被发现

郑殿荣是1989年8月8日晚上失踪的,那年她19岁。当她再次被发现时,尸骨已经在土里埋了一年多,高度腐烂。

时至今日,二哥郑殿臣依然清楚记得小妹遗体被发现时的情形,“村里修河坝,挖到旁边的地里,先挖出的脚,正脸朝下,肚子往下挺着,烂得只剩骨头了。裤子脱到波棱盖儿(东北方言:膝盖)那块,上衣也脱了一半。”

郑家一共有五兄弟、三姐妹,郑殿荣排家里老八,人们都喊她小荣子。

郑殿臣称,当年小妹失踪时,家人就向东辽县警方报过案。他称,女儿郑春梅曾反映看到有绑匪将郑殿荣劫走,但报案并未得到公安机关重视,“也没来调查,(警方)就说小妹打(等)二年就回来了。”

郑殿臣所述的情况在警方询问笔录中也有所体现。

郑母周佩兰的询问笔录显示,1989年8月8日晚8点左右,因家里被子都洗了,她让郑殿荣姑侄去郑殿臣家取被子。取完被,郑春梅进门送被,郑殿荣在外等,等郑春梅出来,却看到郑殿荣被两个蒙面人拿刀逼着堵上嘴,用自行车带走了。郑春梅不敢追,回家比划给周佩兰。遗体被发现前,郑殿臣在1990年5月还向派出所反映过上述情况。

郑殿臣说,他曾多次私下问女儿,看到绑走郑殿荣的人是否是“小胖子”刘忠林,“她始终说不是。”

遗体被发现后,1990年11月25日,东辽县公安局法医刘惜春作出尸检鉴定书,认定郑殿荣死因为重度颅脑损伤,有呼吸及吞咽动作被掩埋合并致窒息死亡,“咽部、气管、食管内有泥土”,结论为他杀。同时,警方的尸检报告认定遗体中有胎儿骨髂,孕龄为20至21周。

随后,同村青年刘忠林被锁定为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带走。那年,刘忠林22岁。



4月21日,刘忠林带着无罪判决来到被害者家。

尸骨离奇消失,头骨胎骨被销毁

1990年,警方完成对郑殿荣的尸检后,郑殿臣和三弟将郑殿荣的遗体残骸下葬。

郑殿臣称,就在小妹下葬后第三天,有几名自称公安局的人找到其三弟,称要二次尸检,并要求挖坟和回埋都由他们操作,不让三弟围观。三弟将几名人员带至坟地后就离开了。当时,郑家人并未核验这几名人员的真实身份。

“我三兄弟回来和我说,公安局来了三个人,挖了小妹的坟。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公安的,还是冒充公安的人。”郑殿臣回忆。

多年后,因刘忠林及其家属的持续申诉,吉林省高院于2012年决定对该案再审。2012年7月,吉林省高院委托辽源中院协调警方进行DNA鉴定,要求找到郑殿荣的尸骨和头骨,与郑殿臣进行亲属关系鉴定。如能找到胎骨,再进一步与郑殿荣尸骨、刘忠林血样作比对,可以确定该胎儿与二人是否具有亲子关系。

2012年8月,该案原办案单位东辽县公安局的民警来到会民村四组南山,挖开郑殿荣坟墓,只见到原来包残骸的塑料布和木板,尸骨和衣物已离奇消失。

随后,郑殿臣将“二次尸检”一事此事反映给法院,而亲历此事的三弟早已去世多年。

县公安局后来向辽源中院汇报:经核实,警方没有二次尸检,当年提取的头骨和胎骨在案件诉讼完毕后保存十年,后被销毁。

“公安把我小妹头骨带走化验,说怀孕五个月,胎儿尸骨你不给我保留给我弄哪儿去了?”郑殿臣喘着粗气,盘腿坐在炕上问。



刘忠林感谢郑家信任他不是凶手。

刘忠林无罪替他高兴,要求查明真凶

4月20日,吉林省高院再审宣判刘忠林无罪。第二天,刘忠林返回家乡会民村,特意带着无罪判决书来到老郑家。

“感谢这么长时间一直信任我不是杀人凶手。”郑殿臣正盘腿坐在炕上,刘忠林没多说,上前握了握郑殿臣的手。

“我们挺替他高兴,”郑殿臣说,“平反了我觉得挺好,不能冤枉一个好人,虽然说挺晚了,都二十多年了。我们知道不是小胖子。”

郑家把刘忠林叫“小胖子”,两家早在案发前就多有来往,他们始终不相信刘忠林是凶手,“他太老实,没那个心思。”

案卷中,一份东辽县公安局《破案报告》显示,审讯人员讲政策,宣传法律,采取迂回包抄的策略,最后迫使刘忠林开始供认与郑殿荣处对象,以及发生两性关系并致死者怀孕的经过。警方继续审讯,刘最终“痛哭流涕,交代了作案经过和杀人因素”。

对此,郑殿臣说,郑家人从未听说二人谈过恋爱,“俺们哥几个都没看出来他和我小妹处对象啊。我四十多年都在这住着,我妈也在这个院,他要是来我家,我小妹怀孕五个月,我能不知道吗?我就没信。”

郑殿臣也曾有过怀疑对象。当年,郑殿荣遗体在村民老揣家的地里挖出,郑殿荣就跑去问老揣,是否发现小妹埋在其地里,老揣均称不知情。多年前,老揣已去世。

近些年,郑殿臣因患脑血栓、糖尿病腿脚不好,没法下炕走动,他让儿子在手机上给他找到刘忠林无罪的新闻视频,从头看到尾。

看完,郑殿臣叹了口气,“觉得心里头不是滋味,我小妹白死了。现在小胖子的事儿解决了,那我的事儿呢,究竟谁是凶手?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关键词: 家属
 
[ 资讯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新闻
点击排行
 
齐鲁信息网 | 网址导航 | 会员服务区别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RSS订阅 | 京ICP备140466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