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齐鲁信息网 瀑布流 新闻全搜索 查看内容

莫斯科官员:今年的红场阅兵 有种我从未见过的紧张

2023-5-10 11:53| 发布者: 齐鲁| 查看: 51| 评论: 0

摘要: 没有空中阅兵,参与官兵人数和装备数略少于去年,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8周年红场阅兵式(下简称“胜利日阅兵式”)于当地时间5月9日中午落下帷幕。刚刚经历克里姆林宫遇袭事件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出席并发表演讲,再 ...
没有空中阅兵,参与官兵人数和装备数略少于去年,俄罗斯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8周年红场阅兵式(下简称“胜利日阅兵式”)于当地时间5月9日中午落下帷幕。刚刚经历克里姆林宫遇袭事件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出席并发表演讲,再次重申俄军“特别军事行动”的正义性及重要性。

“我们的敌人的目标——没有什么新鲜的——就是要让我们的国家解体和毁灭。”普京说话时,俄乌双方仍在拉锯半年之久的顿涅茨克州东北重镇巴赫穆特厮杀。5月9日当天,俄军清晨空袭乌克兰,乌军则炮击俄乌边境城镇。

同一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会见了到访基辅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这是为了呼应泽连斯基前一天提出的“重大法案”:将5月9日从乌克兰的“胜利日”改为“欧洲日”。这位总统说,希望他积极申请加入欧盟的举动,能在6月的欧盟峰会上“得到积极回响”。



5月9日,俄罗斯在莫斯科红场举行阅兵式,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8周年。图/视觉中国

“一种从未见过的紧张”

俄罗斯2023年的“胜利日”,始于对乌克兰的轰炸。

当地时间5月9日,防空警报划破乌克兰首都基辅的清晨。乌克兰军方随后表示,俄军对基辅及乌克兰多座主要城市发射了25枚导弹,其中绝大多数被拦截。一些导弹和无人机的碎片击穿了基辅市区的住宅楼,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据乌克兰红十字会消息,此前一天,俄军的导弹袭击摧毁了敖德萨一个红十字人道救援仓库。

今年3月以来,随着俄乌双方围绕“一周年纪念日”的攻势告一段落,基辅一度恢复平静。但5月初以来,俄军重启对乌克兰市镇及基础设施的远程攻击。按乌克兰官员的说法,5月9日对基辅的空袭已是这个月的“第二次大规模行动”。

俄方并未说明突然升级的攻击是否与胜利日阅兵有关。但与空袭增加同时发生的,是乌克兰军方自5月以来加大了对俄军后方乃至内陆目标的袭击。在克里米亚油库遇袭、圣彼得堡附近的高压线电塔被炸后,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俄罗斯“中枢”克里姆林宫也于5月3日遭到两架小型无人机袭击。俄方称这是美国和乌克兰策划的“恐怖暗杀”,基辅和华盛顿对此予以否认。

5月9日,普京出现在克里姆林宫前的阅兵式现场并发表演讲。视频画面显示,其发言人佩斯科夫、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等政要也悉数登上露天观礼台。这显然打破了克里姆林宫遇袭后西方分析人士有关普京“视频出席阅兵式”的传言。但是,本次阅兵的具体进程还是受到乌克兰攻击威胁的影响。



当地时间5月9日,俄罗斯在红场举行胜利日阅兵,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8周年。图自克里姆林宫网站

一方面,至少六个俄罗斯州和边疆区宣布因“安全问题”取消了本地的胜利日阅兵及游行活动,这其中包括别尔哥罗德州。胜利日前夜,乌克兰炮兵对该地发起了一轮攻击,当地官员称导致数人伤亡。

另一方面,莫斯科胜利日阅兵的筹备比去年更加紧张。普京亲自参加了讨论阅兵式安保问题的国家安全会议,阅兵式所在地红场自4月27日就对公众关闭,比去年的关闭时间又提前了三天。这也是普京执政23年间,红场为胜利日阅兵式封闭最久的一次。有媒体引述莫斯科市长办公室官员的话说,“这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紧张,但胜利日必须继续。”

除了封闭场地、设置路障,本次阅兵式没有使用无人机录制,也没有空中阅兵。这是俄罗斯军机连续两年缺席胜利日阅兵。2022年胜利日前夕,俄罗斯媒体曾报道称,将有象征“特别军事行动”的“Z”字形机队飞越莫斯科上空,但最终空中阅兵因“天气原因”取消。

除此之外,2023年的胜利日阅兵式和之前没有明显的区别:在国防部长绍伊古乘车检阅各方队之后,随着普京一声令下,俄罗斯武装力量仪仗队高举国旗和传奇的胜利旗走过红场,此后是30个代表各光荣部队的步兵方队。经历二战硝烟的T-34坦克引导机械化方队入场,人们看到的都是常规而熟悉的武器,包括正在战场上使用的S-400防空导弹,以及俄罗斯的战略核力量车队。稍有新意的是,今年的阅兵式有530名在乌克兰参加“特别军事行动”的官兵参加。



俄国防部长绍伊古进行检阅

俄罗斯官方数据显示,胜利日阅兵式的规模似乎在逐年缩减。2021年,超过1.2万名士兵、约190件军事装备及76架飞机参加检阅;2022年,1.1万名官兵和131件军事装备出现在红场。而今年,塔斯社报道称,约8000到1万名军人及125件军事装备参加检阅。

更大的变化发生在阅兵式之后。久负盛名的“不朽兵团”游行活动今年改以网络方式进行。以往,数万名俄罗斯民众会手捧在二战中战斗过的亲人照片参加游行。根据俄罗斯民意研究中心2022年的调查,胜利日是俄罗斯人最重要的节日,且六成以上的民众将阅兵式和“不朽军团”游行视为该节日的主要象征。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科尔图诺夫5月9日对《中国新闻周刊》坦言,今年活动的调整和来自乌克兰的安全威胁相关。

“在现代世界中,卷入重大军事冲突的国家很难为自己提供绝对的安全保障,尤其是恐怖活动的风险难以避免。”科尔图诺夫说,“俄罗斯政府必须实施更强有力的安全措施,尤其是在人口稠密的大都市区。关于‘不朽军团’的决定就是此类措施的一个例子。”一些西方分析人士则宣称,这是为了避免有些民众拿着在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中去世的亲人的照片走上街头。

互称“纳粹”的外交交锋

除了或明或暗的军事较量,俄乌围绕“胜利日”的意识形态及政治对决更为激烈。普京今年的讲话再次体现出,他将俄罗斯视为苏联二战遗产的主要继承者,并将苏联在二战中对世界、特别是对欧洲的解放意义置于俄罗斯民族自豪感的中心。相反,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及其政权,则是新时代的“纳粹分子”,与他们的战斗是和希特勒斗争的现代延续。

“乌克兰人民已成为一场政变的人质,这场政变导致由西方领导的罪恶政权,它已成为他们残忍和自私计划的棋子。”普京说,“一场真正的战争已经对我们的祖国发动了。”

在欧洲一些地区,俄罗斯的“解放者”叙事受到质疑,并反映在对纪念日的具体争议上。因为时差原因,多数西欧国家纪念的“胜利日”即德国投降日是5月8日。作为前苏联国家,乌克兰一直以5月9日为“胜利日”。在“向西转”的过程中,2015年,时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将5月8日定为“纪念与和解日”,但5月9日依然是公众节日。

现在,泽连斯基在改变“胜利日”上走出一大步:5月8日,他向乌克兰议会提交法案,提议自明年开始将乌克兰的二战胜利日活动提前到5月8日进行,而将5月9日改为“欧洲日”。所谓“欧洲日”,即1950年“欧盟的开端”《舒曼宣言》的签署纪念日。泽连斯基称这是为了强化乌克兰“是自由欧洲的一部分”,俄罗斯官方则斥之为“历史的叛徒”。



泽连斯基8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视频和文字。图源:twitter

分析认为,在同样面对2024年选举年的背景下,俄乌双方利用胜利日难得的机会,事实上各自巩固了国内支持。和俄方的话语模式一样,泽连斯基政府也攻击俄方为“纳粹”。乌方5月8日公布的民调显示,82%的乌克兰人认为普京“和希特勒没有区别”。

俄乌还各自争取在胜利日前后得到国际支持。5月9日一早,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宣布她抵达基辅,将与泽连斯基一起庆祝“欧洲日”。不过,相比之下,红场及克里姆林宫内外的外交活动更为丰富。

对俄罗斯来说,胜利日阅兵一向有独特的外交意义。西方国家领导人及欧美军方曾在“共同胜利”的名义下出席或参与俄罗斯胜利日阅兵。2014年顿巴斯战争和克里米亚危机爆发后,阅兵式上的欧美身影大幅减少。2021年乌克兰危机升级、2022年俄乌冲突全面爆发,让胜利日阅兵式的外交“热闹”不再。2022年5月9日,更是没有任何外国领导人出席胜利日阅兵式。

但是,2023年5月9日,白俄罗斯及中亚五国总统、亚美尼亚总理均出现在红场观礼台上。塔斯社报道称,他们还和普京一起向无名烈士墓献花。

普京亦在上午的演讲中感谢“独联体国家领导人”的出席,称他们曾面对“共同的敌人”。普京还对中国、美国、英国等二战同盟国付出的牺牲致意,并于2023年国情咨文演讲后第二次强调:“俄罗斯在东方和西方都没有敌对国家。”



普京与独联体国家领导人一同在红场观看阅兵式 图自俄媒

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科尔图诺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胜利日阅兵的“外交变化”显示出,俄乌冲突对地区局势的直接影响正在减退。“世界许多地方,包括后苏联地区,已经厌倦了冲突,每个邻国都各有与莫斯科的合作议程。”他说,“这些政治、经济、安全议题并不一定和俄乌冲突直接相关。事实上,对中亚国家来说,阿富汗问题可能比乌克兰问题更重要。”

科尔图诺夫透露,在胜利日庆祝活动的间隙,俄方将与来到莫斯科的外国领导人进行“多样的双边磋商”。

战事“没有进一步升级”

5月9日上午,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全身戎装、佩戴勋章,乘敞篷车检阅部队。视频画面显示他满脸严肃,但中气十足,似乎没有受到四天前雇佣军集团瓦格纳领导人普里戈津“小视频”攻击的影响。

5月5日,普里戈津在俄乌激战的关键前线巴赫穆特录制了一段满口脏话的视频,直接喊话绍伊古,抱怨前线士兵弹药匮乏达七成以上。不过,两天后,普里戈津改口称,俄罗斯国防部已经解决了弹药补给问题,瓦格纳雇佣军将继续在巴赫穆特战斗。

分析人士多认为,普里戈津的喊话仅仅是他通过抨击俄罗斯国防部而索取更多支持的最新尝试。但他无法掩盖的问题是:距离其本人及其他俄罗斯信源对外预告巴赫穆特之战“接近尾声”已过去数月,乌军仍控制着这座小镇的小半数街区。有分析因而认为,普里戈津“喊麦”,是在为胜利日前未能结束巴赫穆特之战转嫁责任。

虽然在战场上都无法取得突破,但双方目前仍缺少推动谈判的意愿。在胜利日前夕,随着军事对抗加剧,当前“边打边谈”的两项关键议程都遭遇挫折。5月8日,因为“乌军从上游大坝放水”,俄军占领当局暂停了扎波罗热核电站反应堆的运作。同一天,乌克兰政府指责俄方阻挠俄罗斯、乌克兰、土耳其及联合国共同达成的谷物运输协议,导致被封锁的乌克兰港口中的运输船队难以登记检查。

不过,让世界“松一口气”的是,5月9日当天,俄乌双方都未做出可能导致战事重大升级的表态。与2022年一样,普京没有如外界预料的那样宣布更多的军事动员。而乌方在5月9日宣布的新动向,是美方将提供一笔新的12亿美元一揽子军事援助。此前一天,波兰国防部宣布了一批10架米格-29战斗机的援助方案。但所有这些计划均不涉及乌克兰目前最想获得的F-16战斗机或攻击型无人机。

科尔图诺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当前的战事僵局是否会被打破,主要取决于乌克兰方面宣布计划于5月到6月开始的“大反攻”。“这可能成为基辅试图改变冲突势头的最后机会。”他说,“我无法评估反攻成功的可能性,甚至很难定义到底什么算‘成功’。但我认为,在这个升级周期之后,双方将更有动力讨论谈判等途径。我们将不得不为此再等几周或几个月。”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齐鲁信息网
免责声明:本文章来源于网络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GMT+8, 2024-6-16 14:41 , Processed in 0.08203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